臺北市立國樂團團員兼職氾濫,團長人在曹營心在漢。  
日期:2017-05-19    
一、臺北市立國樂團團長、副團長、指揮及團員準用教育人員任用條例規定聘任,兼職(課)均依公務員服務法第14條之3、教育人員任用條例第34條、行政院限制所屬公務人員借調及兼職要點第8點等相關規定辦理,市國表示105年迄今無違反情形。

二、陳孋輝議員表示,市國不察,並非無違反情形,105年兼職前3名為團員吳幸潔(37小時)、團長鄭立彬(17.5小時)、團員邱應欽(17小時),邱應欽為革胡聲部首席,106年2月16日於臉書表示「台大合唱團的同學真是太棒了!舞台設計舞台動作燈光效果都是最一流的!很榮幸一同演出!」陳議員於2月7、16日索取兼職資料,不見邱應欽提出,5月9日再索取兼職演出申請表,卻冒出2月9日填表申請,事後造假?邱應欽自99年8月起於國立臺南藝術大學中國音樂學系任教,104年迄今卻只見105上半學年度兼課紀錄,明顯申報不實。

三、台北愛樂管弦樂團網頁
(http://www.tspo.org.tw/4-3-2%E5%BC%A6%E6%A8%82.html)
「低音提琴/林盈君 2012年考上台北市立國樂團低音提琴演奏團員一職。除了北市國的工作之外,亦經常參與其他樂團之音樂會演出,例如:台北愛樂管弦樂團、陽光台北管弦樂團、普羅藝術家樂團、樂興之時管弦樂團、TAE室內樂團、台灣獨奏家交響樂團等等。目前任教於台北市士東國小弦樂團、基隆市立銘傳國中以及基隆市立信義國小國樂團。」對照市國提供資料,不見林盈君兼職兼課紀錄,兼職演出用假名?還是不登名字,以免被抓包?去電士東等3校查證,林盈君兼課屬實。

四、105年鄭團長兼職16.5小時,9月15日於南京中山陵擔任台北愛樂青年管弦樂團中秋節在南京月圓兩岸情音樂會指揮,接下來5場由財團法人台北愛樂文教基金會及台北愛樂青年管弦樂團邀請,6場兼差指揮皆與愛樂有關,這也難怪,鄭團長曾擔任台北愛樂青年管弦樂團音樂總監暨首席指揮,台北愛樂青年管弦樂團網頁載明「本團由杜黑擔任藝術總監,鄭立彬擔任常任指揮」(http://www.tpf.org.tw/tpyo/about.aspx),鄭團長能常態兼職嗎?105年10月27、30日市國受邀至北京及上海演出,10月25日出發,10月31日返國,鄭團長僅於10月27日北京場擔任指揮,10月28日回臺,10月30日旋即參與台北愛樂青年管弦樂團排練,11月1、3、5日19-22時排練及總彩排,擔任11月5、6、8、10日高雄、臺中、臺南、臺北等4場迪士尼卡通電影演唱會指揮,鄭團長將個人利益置於市國團隊之上,接著再接受財團法人高雄市愛樂文化藝術基金會邀請,擔任106年4月23日「舞嗩弄笛畫台灣」音樂會指揮,4月18日起密集排練5天,4月20、22日市國皆有音樂會演出,團長大人不在家。

五、陳孋輝議員指出,市國團員46人,兼職21人、近一半,只要不與市國演出或活動檔期衝突,皆核准申請,且無時數限制,規定十分寬鬆,未兼職團員成了傻瓜,對他們並不公平。不僅如此,105、106年兼課人數分別為23人、17人,除了團長於借調期間返文化大學義務授課核給公假,每週不超過4小時,其餘兼課團員皆利用非上班時間,因為辦公時間內兼課有時數限制,得請事、休假,非辦公時間無時數限制,音樂會多於週六日舉行,兼職團員勢必利用上班或下班時間排練,加上兼課,體力透支,如何負荷市國排練及正式演出?如何確保演奏品質?審計部於102、103年提出市國及市交人事管理及評鑑作業規定未臻健全,亟需檢討,指差勤管理鬆散,部分團員兼課頻繁有影響正職之虞,核給公假擔任音樂比賽評審,卻支領出席費,申誡處分8人...。市國無視審計部糾正,團長帶頭兼職兼課。

六、陳孋輝議員強調,市國是公家樂團,肩負提升國樂能見度、重新定義及行銷國樂之重責大任,不能掉以輕心,到處兼職賺外快,愧對臺北市民。陳孋輝議員要求(一)鄭立彬團長應以身作則,謹守分際,利益迴避,切勿人在市國,心在愛樂。(二)文化局應查明市國兼職兼課情形,違反者予以懲處,並提年度聘任人員成績考核委員會審議。(三)檢討規定鬆散及兼職兼課氾濫情形,團員應有職業道德,以市國為重,不得本末倒置。
臺北市議員 陳孋輝 議員研究室
上版日期:2017-05-19